西游记中的女儿国到底存在吗?

人们对《西游记》中描写的脍炙人口的“女儿国”的故事大都耳熟能详。在“女儿国”中从国王到庶民都是女人,没有男人。人们喝了子母河的水能使人怀孕,以保证传宗接代。

在《镜花缘》中也描写了一个“女儿国”的故事。而这个“女儿国”与《西游记》中的“女儿国”有所不同,《镜花缘》中的“女儿国”中有男人存在,但是一个阴阳反背的社会。在这个“女儿国”中,女人是社会的主导,处于强势地位,从国王到各级官员都是女人,而男人则居于从属地位。

这都是小说中的描述。那么古代到底存不存在“女儿国”呢?

川藏交汇地带历史上存在过“女儿国”

据《大唐西域记》载:“西南海岛有西女国,皆是女人无男子,多珍货,附属拂懊,拂懊王岁遭丈夫配焉,其俗产男例皆不举。”应该是《西游记》中女儿国的原型。西女国,位于青藏高原,约存于中国南北朝至唐代。

玄奘法师在他的《大唐西域记》中还记录一个“大雪山中”的“东女国”(也叫“苏伐剌拿瞿呾罗国”),玄奘称此国“世以女为王,因以女称国”,并且提到东女国“东接吐蕃国”。

据《旧唐书》第一百九十七卷《南蛮西南蛮传》记载:“西羌之别种,以西海中复有女国,故称东女焉。

俗以女为王。东与茂州、党项接,东南与雅州接,界隔罗女蛮及白狼夷。其境东西九日行,南北二十日行。

有大小八十余城。俗重妇人而轻丈夫。”也就是说,东女国东与今茂汶一带交界,东南与今雅安一带交界,在隋唐以前,西部已存在一个女人统治的国家,风俗女重男轻,官宦多为女人。

若按照《旧唐书》的记载,东女国南北长22天的行程,东西长9天的行程,如果按照过去一天骑马40公里或者步行20公里,那么东女国应该南北覆盖400公里到800公里,东西覆盖180公里到360公里。

在《旧唐书》中还记载着东女国的服饰——王服青毛凌裙,下领衫,上批青袍,其袖委地,冬则羔裘,饰以纹锦,饰之以金。由此可见东女国王的华贵富丽。丹巴县文化馆馆长桑丹说,今天,丹巴一带妇女装束与东女国时的装束一脉相承,崇尚黑色的百褶裙和披肩等传统。

据记载,东女国建筑都是碉楼,女王住在九层的碉楼上,一般老百姓住四五层的碉楼。女王穿的是青布毛领的绸缎长裙,裙摆拖地,贴上金花。东女国最大的特点是重妇女、轻男人,国王和官吏都是女人,男人不能在朝廷做官,只能在外面服兵役。宫中女王的旨意,通过女官传达到外面。

东女国设有女王和副女王,在族群内部推举有才能的人担当,女王去世后,由副女王继位。一般家庭中也是以女性为主导,不存在夫妻关系,家庭中以母亲为尊,掌管家庭财产的分配,主导一切家中事务。

东女国人着“缁衣”,首饰多用各种珠宝,华贵富丽。其记载与今丹巴一带妇女装束相似,至今丹巴藏族妇女的服饰不管多么漂亮,多么变化多端,其色彩基调仍以黑色为主。

《西域图记》《隋书》《大唐西域记》《北史》《古今郡国县道四夷述》《通典》《旧唐书》《新唐书》《太平寰宇记》《资治通鉴》都有多处有收录”女国”的文字记载。

有人认为,历史上的东女国就处在今天川、滇、藏交汇的雅砻江和大渡河的支流大、小金川一带,也是现在有名的女性文化带。有人经过长期研究和实地考察得出,今天四川甘孜州的丹巴县至道孚县一带就是《旧唐书》中记载的东女国的中心。

在这一地区女性是家庭的中心,掌管财产的分配和其它家庭事务,与东女国“以女为王”相似,有的家庭有30多个人,大家都不结婚,男性是家中的舅舅,女性是家中的母亲,最高的老母亲主宰家中的一切。带有母系社会的遗迹。扎坝地区依然存在走婚的习俗,那么走婚也带有母系社会的痕迹。同时这一地区还存在一妻多夫的现象。

看来,东女国更接近于《镜花缘》中的“女儿国”。元•周致中着《异域志》:女人国,“其国乃纯阴之地,在东南海上,水流数年一泛,莲开长尺许,桃核长二尺。皆有舶舟飘落其国,群女携以归,无不死者。有一智者夜盗船得去,遂传其事。女人遇南风,裸形感风而生。又云与奚部小如者部抵界,其国无男,照井而生,曾有人获至中国”

关于女人国的地理位置,其说不一:印度尼西亚爪哇岛以东、苏拉威西岛布吉斯人原居地、澳大利亚北部。根据韩振华教授考证,认为元代航海家汪大渊在其著作《岛夷志略》中所记载的麻那里是马来语女人国Maharani、Marani的对音,其地在澳大利亚北部达尔文港附近。

廖大珂认为中国古籍中的女人国就在澳洲北部;直到19世纪,澳洲北部还保持原始社会的母系制度。

“女人国”故事,在欧亚大陆各地经久流传,地点随时代不同而有所变化。阿拉伯故事集《天方夜谭》中,女人国位于第聂伯河中的若干岛屿上。

马可•波罗游记中,女人国是印度辖下的一个岛屿,与男人岛相对,位于克思马克兰南海行500哩,两岛相距约30哩,每年第三月,诸男子尽赴女岛,居住三个月,与女子欢处,然后返回。“彼等与诸妇所产之子女,女则属母,男则由母抚养至14岁,然后遣归父所。”

15世纪初叶出使帖木儿汗廷的西班牙人克拉维约(Klaviyo)则将女人国置于中亚以东地区:“由撒马尔罕向契丹行15日里程,有女人国(Amazons),迄今仍保持不与男人相处之俗,只是一年一度与男人交往。

她们从首领们那里获得准许,携女儿前往最近的地区与男人交会,每人得一悦己之男人,与之同居住、共饮食,随后返归本土。生女后则留下抚养,生男则送其生父养育。

尽管对“女人国”所处的地理位置说法不一,但可以肯定的是世界上确实存在过“女儿国”。

慧超是唐玄宗时西行求法的高僧,也到过印度,他有部书叫《往五天竺国传》,里面也提到了这个国家,除了强调他们是以女为王以外,还说“属吐蕃国所管,衣着与北天相似,言音即别,土地极寒也”(这个国家是归吐蕃管的,语言文字和北印度很相似,但是语音不同,这个地方极其寒冷)。《新唐书·西域传》则记载得很详细,说他们是“羌别种也,西海亦有女自王,故以东别之”。也就是说,这个女儿国的居民是羌族,而且在这个国家的西边还有以女性为王的国家。更为重要的是,西域和中亚的史料很匮乏,用当地的语言文字保留的史籍很少,而恰恰在这个女儿国的问题上,出现了个例外。迦湿弥罗国的古籍中也提到,这里附近有个国家叫Strirajya,意思就是女子的王国。现在我们大致可以确定,这个东女国确实是存在的,它是古代西藏西北部山区靠近印度的一个小国家,应该位于喜马拉雅山以北,新疆和田以南,拉达克以东,正处于母系氏族制度时期,就像我国的摩梭族一样。所以说,玄奘虽然只是听说过东女国却没有亲历过,但这个国家在历史上是真实存在的。

《西游记》里面的有关女儿国的描写,虽然也可能有受其他传说的激发,其诸的灵感来源当中起码有一个,甚至说很重要的来源是这个东女国。

第一,《西游记》的作者把这个女儿国放在所谓的金山、金洞的后面,也就是在强调这个女儿国的周围是出产黄金的,而东女国恰就是《大唐西域记》里很少见的出产高质量黄金的地方。

第二,《西游记》在这里为什么把这个女儿国叫做“西梁女国”?也许是《西游记》的作者应该是看到东女国以西还有一个女国,况且“西”更遥远,和玄奘西行更吻合,所以把这个女国改成了“西梁女国”。

第三,所谓的“西梁女国”,估计在吴承恩的内心深处,用的应该是“西凉女国”,就是暗指这个地方极度寒冷,而州又是我国西北地区相当著名的一个地名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老司机客栈 » 西游记中的女儿国到底存在吗?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